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瑜昉】十二(2)

很穷

小黄还在换碳,小昉还是个穷学生。

上文请:(1)


入了夏之后,天就热了起来,每天他都能淌出一身汗,黄景瑜拽着自己的领口闻了闻,立刻就去冲了个澡。


他们的卫生间也小,但好歹是独立的,因此贵了百把来块。热水器的水管老化得不成样子,时常漏水,有天水渗得到处都是,尹昉当时踮着脚踩在一地的水里,又弯着腰看了看,说:“估计这回是寿终正寝了,得换。”黄景瑜凑过去看了一眼,啥也没说就跑出去找了个五金店买了根水管,回来又从床底下拖出个工具箱,几分钟就给拧好了。


尹昉试了试,果然没往外渗了,说:“挺能干啊,还会修水管。”

黄景瑜听他夸自己心里乐得不行,美滋...

7

【瑜昉】十二(1)

【很穷,鲸鱼还在换碳,小昉还是个穷学生】

【同居】


  黄景瑜一身烟熏火燎的味儿从快打烊的烧烤店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两份打包好的饭菜,搁在自行车前面的大篓子里,放稳妥了才开始蹬。自行车摇摇晃晃,一副命不久矣随时能就地光荣的样子,好在他心理素质和驾驶技术双重过硬,硬是每天风雨无阻地骑回家。


  这辆代步车是他从旧货市场里淘出来的,当时它正躺在个阴影里没心没肺地超然物外。黄景瑜眼尖的看到了它,准确的说是它前面那个拿纸糊的价格牌,立刻就怦然心动,把它从角落里给扒拉出来。他拍了拍坐垫,上面的陈年老灰都争先恐后地落下来,呛得...

6 31

纵横四海(3)

前文:(1)(2


这是顾顺人生中鲜有的时刻,譬如怎么搜肠刮肚地找些词儿来和人聊天儿。


他坐在装甲车的前盖儿上,一开始只是李懂站在这里而已,缩在半片阴影里,他倒好,上来就一屁股坐在人旁边了,把这个本来就不算大地空间占的满满的。顾顺擦着枪,觉得这可真是愁啊,他自觉没有罗星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来培养战友情,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枪。


他起了个头,话题不可避免地聊到了罗星,李懂显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谈这些,一双眼睛瞪得有蛟龙副队长那么大。他低头看着枪,心想要不闺女儿你说说吧,代表你爹顾顺同志,去和李懂培养一下咱们伟大的友情。


他借着余光看着李懂,小孩儿抿着嘴,显得相当不自在。...

2 23

【瑜昉】

说着说着他们就聊到初恋。

黄景瑜想,这会不会是道送命题。

尹昉给他倒了杯薄荷茶,玻璃杯,清凉的苦味里浸着甜。他把嘴唇挨上去,垂着眼睛,透过杯壁看着尹昉,又忍不住天马行空地乱想,这个杯子会不会是他用过的?他还会继续用吗?

他发现尹昉专注地看着他,一下子有点被抓包的尴尬感,同时又看见他正无意识地咬着杯沿,露出那两颗兔子牙来。

我的个天。

黄景瑜赶紧喝了一大口茶,甜得腻人又冰凉激爽——好歹是把他信马由缰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说:“当然有啊,初中那会儿吧。”

尹昉笑了一下:“醒事儿还挺早。”

黄景瑜咳了一声:“知道咱们尹老师从小三好学生五好少年,是正气凛然社会主义接班人……”

尹昉拿肩...

4 57

【顺懂】纵横四海(2)

 上文走(1

 顾顺拎着自己的东西在甲板上站定,里头是他的枪——他的宝贝闺女。脚跟儿刚着地的时候,他就接收到好几道探询的目光,他也算习以为常,却又下意识地绷直了腰板,开始把头脑中的信息一一的对上号,这几乎是他的一种本能,把所有的可能性在自己范围之内。


  交接只能简单的进行,特殊时期他们也没有过多的闲谈。越过杨锐的肩膀,顾顺能看见他的新队友们或在低声交谈,气氛紧张却融洽。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面前摆的不是真刀真炮而是饺子面粉之类的,他几乎会以为是年夜饭的场面。


  一言...

13 41

【瑜昉】嘘。

  剧组里忙的忙,跑的跑,都来去匆匆做着收尾工作,力求不带走一片云彩。黄景瑜被按在椅子上卸妆,小姑娘归心似箭,连带着手上的劲儿也大了不少,他不得不半睁着眼睛,勉强去看手机屏幕的消息。

  对话消息仍然停留在上午的对话,当时他忙得连轴转,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连饭也没顾得上吃,只能忙中抽空回了几条,接着那边儿也没了声,大概是嫌冷,又给缩回去睡回笼觉了。

  这是尹昉的习惯,冬天的北京早上冷得很,呼一口气都恨不得冻成冰碴儿。老艺术家通告少,是为数不多能在这种早晨仍能窝在热烘烘被子里的那号人。到冬天他就赖床,跟个冬眠的小动物似的,硬要闹他起来...

2 69

【顺懂】纵横四海(1)

顾顺出生在军人家庭,他爷爷他老子他哥哥恨不得一家子全部光荣当兵,所以他一出生就扔在军区大院儿里,每天睁眼闭眼全是绿,吃个饭都得先摇头晃脑地背锄禾日当午,整个铁血的基因都贯彻在他的骨子里,娇生惯养在他们家基本没有存活的余地。


    然而这种强大的基因同时也带来了他强大的调皮捣蛋、招事生非的能力,气得他爸每天追在院子里把他揍得声音嘹亮,等他爸转头给人家道歉的时候,他又能麻溜地提着裤子,扭头把人家一阵胖揍。


    顾顺的童年只有三天一小大五天一大揍,棍棒齐下...

9 97

【凹凸】水消失在水中

  【一个关于安迷修中心的故事】 

 【食用愉快】

  -----------------------------------------------------------

  关于安迷修来参加凹凸大赛,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一段往事了。一开始他的人生中并没有这个选项,而直到今天,他自己也无法得知当初做出这个决定,到底是何种原因使然。
 
 可能很多事情都在开始都已经注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让命运的齿轮一点点地旋转。最后它成为了巨大的机器,以一种无法挽回地姿态轰隆隆地苏醒,再无人可阻止。

 ...

3 11

【瓶邪】网游害人不浅

 是之前【网名】的扩展

--------------------------------------------------------------

网游这个东西,吴邪比较少碰。所以他对于这两个字的定义,只局限于上学时期翻墙去网吧,在充斥着泡面和脚臭的地方嗨个通宵。

其实他一来是因为没什么时间耗在上头,早些年尽是玩儿真枪实弹去了,比网游带劲儿要命得多。再说他对游戏也不甚了解,雨村信号差,他顶多一起叫上胖子,仨人一起在漫漫长夜里拿着手机斗地主。

直到黎簇给搬来了一台笔记本,还二十四孝的通了网线,下了游戏。指望他沉迷网游,没事少往他那里跑整幺蛾子。

吴邪一开始也就是抱着玩玩...

2 44

【瓶邪】张嘴好好吃药

有时候取网名是一种艺术,一个好网名通常能够蕴含极大的信息量,或者传递出根本无法表达出来的情感。

黎簇把吴邪带上了网游这条不归路,本想好好虐菜打击报复,奈何对方太强大如开挂,他一下子马前失蹄,输了。

结果这匹马就像残疾了一样,再也没站起来,在黎簇花式被他打得一头包的时候,愤然又憋屈的把自己的id改成了:打到叫爸爸

与此同时吴邪打游戏技术突飞猛进,大手一挥把自己的改成:好好吃药。

真是十分嘲讽了。

再后来,张起灵被顺利拖下水,吴邪却一直不知道他id是什么。终于有一天水落石出,他看了一眼。

那天他看见张起灵就笑,哈哈哈个没完,像给人点了笑穴一样。

吴邪擦了擦眼泪,立刻找黎簇开黑。然后把张起灵拉了进来。

黎簇看到明晃...

1 76
 
1 / 4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