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你是我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repo】

 @寒君武 首先亲一大口君君老师!

被抽中的幸运渝渝给君君老师的repo!不知道是不是第一个呢?

收到本子真的是超开心啊!这么快!超绝貌美!是我拍的不好看!

整个本子看得出来真的很用心呜呜呜。加的分量也很感人的。

书签很好看的,夹在本子里了。记得仔细看看哦。

君君老师的文字有多美真的不用说了,真的。一口气看完之后和第一次感觉一样,心动又心疼,也同时就觉得完了,深海啸地位不保。

冰雪消融,长夜已逝。

小凤凰是我最喜欢的短篇。

后记,后记读完心里也是大叫一声完了。

君君老师超绝可爱。

我希望可爱的她永远天天开心。

祝她快乐。

谢谢她写的所有美好的故事嘛!...

2 6

【瑜昉】

他听见赛车飞驰的声音。


赛车像子弹一样冲进尹昉的视野,随着发动机的咆哮,带着头盔的驾驶者像豹子一样俯在车上。嗡鸣的声音破过空气,车斜着冲上赛道,蛮不讲理地闯过来。 

黄景瑜从他身旁的赛道呼啸而过。 


强劲的风顺着他的耳边擦过,他今天穿得像个背包客,压低了帽子完全就像任何一个来旅游的人。他站在旁边,看赛车漂亮地打了个横,接着里面的人就出来了。 


他脱下头盔,尹昉看到他的刘海长了不少,汗湿了贴在额头上。黄景瑜拨了拨头发,靠在车门上往后指了指。 


他眼睛亮得要命,朝尹昉吹了声口哨,大声说:“帅哥,上车啊?” 


发动机又...

6 59

【瑜昉】失而复得

  • 紧急售楼

  • 很狗血看看就好了谢谢大家


  黄景瑜找到那个丢了的手机之后,好像总算是想起来他还有微博这个东西。 

  他想起来就不得了,一连发了十几条。 

  可以了可以了,哥,你这是打算把一年的量都发完吗。 

  嘴上这么说着,粉丝都欢天喜地得像是过年,逢人就忍不住说一声过年好。 

  这部手机他本来以为一辈子都找不到了,刚丢的时候他心疼得要命:倒不是多贵,某种意义上他这个手机还挺旧挺娇气,天一热就罢工了。但这个东西陪他飞越大洋跨越时

3 63

【顺懂】云中岛(2)

  •   哨向Au

  • 角色是他们,狗血是我

  • 随时跑路

  • (1)点这里


这次靠岸主要是补给物资,时间也短,几天而已。


但满船的人却恨不得欢呼雀跃,看着越来越近的陆地真是两行清泪“哗哗”直掉,欲语泪先流,脑子里空荡荡的都只剩一句话:总算快下地了。


在海上待久了,谁不想去地上踩一踩。


只是他们颠簸太久,一朝下地都还有点不习惯,连直线都走不出,走路直打磕。李懂心想这也太丢人了,堂堂蛟龙向导,走路居然左脚绊右脚。


等杨锐开始讲纪律的时候,他差不多彻底不行了,哪怕努力站如钟,却...

6 28

【顺懂】云中岛(1)

  •   哨向Au

  • 角色是他们,狗血是我

  • 随时跑路





 “他往上往下皆是白茫茫,举步维艰,如坠云中岛。”


   船马上就要靠岸了。


  海潮涌了起来,一起一伏地呼吸着,漾出一片银亮的碎光。舰船静默驶过层层海雾,航灯在一片朦胧中晕开,逐渐接近尚在沉睡中的,笼在雾中的城市。


  李懂一晚上没合眼,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其实这种场景他看过很多次:白色的墙壁反射着水光,波纹无规律地叠起又翻涌,看久了真的会产生一种置身于水中的,梦幻般的错觉。...


4 37

【瑜昉】十二(2)

很穷

小黄还在换碳,小昉还是个穷学生。

上文请:(1)


入了夏之后,天就热了起来,每天他都能淌出一身汗,黄景瑜拽着自己的领口闻了闻,立刻就去冲了个澡。


他们的卫生间也小,但好歹是独立的,因此贵了百把来块。热水器的水管老化得不成样子,时常漏水,有天水渗得到处都是,尹昉当时踮着脚踩在一地的水里,又弯着腰看了看,说:“估计这回是寿终正寝了,得换。”黄景瑜凑过去看了一眼,啥也没说就跑出去找了个五金店买了根水管,回来又从床底下拖出个工具箱,几分钟就给拧好了。


尹昉试了试,果然没往外渗了,说:“挺能干啊,还会修水管。”

黄景瑜听他夸自己心里乐得不行,美滋...

5 37

【瑜昉】十二(1)

【很穷,鲸鱼还在换碳,小昉还是个穷学生】

【同居】


  黄景瑜一身烟熏火燎的味儿从快打烊的烧烤店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两份打包好的饭菜,搁在自行车前面的大篓子里,放稳妥了才开始蹬。自行车摇摇晃晃,一副命不久矣随时能就地光荣的样子,好在他心理素质和驾驶技术双重过硬,硬是每天风雨无阻地骑回家。


  这辆代步车是他从旧货市场里淘出来的,当时它正躺在个阴影里没心没肺地超然物外。黄景瑜眼尖的看到了它,准确的说是它前面那个拿纸糊的价格牌,立刻就怦然心动,把它从角落里给扒拉出来。他拍了拍坐垫,上面的陈年老灰都争先恐后地落下来,呛得...

6 38

纵横四海(3)

前文:(1)(2


这是顾顺人生中鲜有的时刻,譬如怎么搜肠刮肚地找些词儿来和人聊天儿。


他坐在装甲车的前盖儿上,一开始只是李懂站在这里而已,缩在半片阴影里,他倒好,上来就一屁股坐在人旁边了,把这个本来就不算大地空间占的满满的。顾顺擦着枪,觉得这可真是愁啊,他自觉没有罗星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来培养战友情,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枪。


他起了个头,话题不可避免地聊到了罗星,李懂显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谈这些,一双眼睛瞪得有蛟龙副队长那么大。他低头看着枪,心想要不闺女儿你说说吧,代表你爹顾顺同志,去和李懂培养一下咱们伟大的友情。


他借着余光看着李懂,小孩儿抿着嘴,显得相当不自在。...

2 27

【瑜昉】

说着说着他们就聊到初恋。

黄景瑜想,这会不会是道送命题。

尹昉给他倒了杯薄荷茶,玻璃杯,清凉的苦味里浸着甜。他把嘴唇挨上去,垂着眼睛,透过杯壁看着尹昉,又忍不住天马行空地乱想,这个杯子会不会是他用过的?他还会继续用吗?

他发现尹昉专注地看着他,一下子有点被抓包的尴尬感,同时又看见他正无意识地咬着杯沿,露出那两颗兔子牙来。

我的个天。

黄景瑜赶紧喝了一大口茶,甜得腻人又冰凉激爽——好歹是把他信马由缰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说:“当然有啊,初中那会儿吧。”

尹昉笑了一下:“醒事儿还挺早。”

黄景瑜咳了一声:“知道咱们尹老师从小三好学生五好少年,是正气凛然社会主义接班人……”

尹昉拿肩...

4 60
 
1 / 4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