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瓶邪】青椒煎包

【瓶邪/微黑苏】
【不太搞笑的搞笑段子】
 
 
 狭路相逢。

 当时苏万正在负重跑,一看他们赶紧停了下来。他背着个大背包,里头全是这些年他做的所有练习题,还没跑几步都快喘成狗。左手拎着豆浆右手是煎包,都给他眼瞎心黑的师傅捎的,俨然一个新世纪二十四孝好徒弟,和他秃头师哥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万在秃头师哥面前立正,站好,用了几秒消化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说:“吴老板好啊。”
 
 接着哽了下,试探性地补了一句:“…张大神好?”
 
 他们的形象颇为喜感,吴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顶毛绒帽子戴在头上,点头的时候帽子的毛线球就跟着晃,还戴着口罩,只有一双眼睛在外头,可以说是十分活泼可爱。另外,重要的是他正坐在轮椅上,而张起灵低眉顺眼地推着他走。
 
 就像被包养的小白脸或者侍奉老父亲的好少年。
 
 吴邪好像胖了点,苏万默念几句心宽体胖心宽体胖,有爱情滋养的人就是不一样。

 根据他所知,吴邪已经把所有烂摊子交给黎簇自己回去种菜了。这时候突然出现在北京,实在让他猜不透是什么用意。
 
 “你们可别是因为今儿天好,在散步吧?”苏万掏出手机给他们看今天的污染程度,诚恳道:“其实都是看着蓝,霾得挺纯正的,另外,这代步器还挺新奇,我怎么觉得像轮椅?”

 吴邪敲着扶手,声音透过口罩显得有点闷:“这就是轮椅。”

 苏万一愣,嘴唇张了又张最后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怎么回事,这年头当大佬都是要以残了作为代价吗?

 吴邪:“是啊,你再待在瞎子身边几年,你也是大佬,Never give up,奔跑在雾霾中吧小绿萝?”

 苏万:“……”

 他撇了撇嘴,嘟囔着说:“是你们的刀不好过安检吧。把刀藏在轮椅下的老办法你们还在用。”

 吴邪打了个响指,说:“因为我怀旧。但是你只答对一半,我主要是因为懒得走路。答题片面,扣分。”

 苏万估摸他们十有八九是来找黑瞎子的,一想那个曲曲折折巨长无比的路也就释然了——毕竟如果张起灵背着他走,也太伤风败俗。

 苏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看表发现闲扯了不短的时间,问他们:“吴老板,你们吃过了吧?能不能把早点带过去,我还得再跑几圈呢。”

 吴邪把早点接过去,扭头对张起灵说:“咱们就当给残疾人送温暖……不对,上门礼。”

 张起灵点点头,顺手帮他把帽子正了正。

 苏万挠挠头,说谢啦吴老板,然后一溜烟儿跑得飞快。

 吴邪看着他跑远,立马低头把袋子拆开,说小哥你过来点,我记得你还没吃来着,快趁热吃。

 张起灵也真低头,乖乖地就着他的手嚼了一个。

 吴邪看他腮帮子一动一动尤为喜感,一边问他味道怎么样,一边自己也夹一个尝了尝。

 嚼了几下,他发现这并不是买的,而是苏万自己做的。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爱情的味道。

 人生的种种如走马灯闪现,比冬枣配香蕉更让人灵魂颤抖。

 “——操,居然还是青椒肉丝的……呸呸呸什么糟心玩意儿,小哥你赶紧吐出来。”




评论(1)
热度(97)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