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姜】色气满满三题


【吮吸对方的手指】
姜维回家的时候,钟会正窝在沙发上解决晚餐问题。听见门响他抬头正和姜维对上,腮帮子微微鼓着,像一只偷吃的松鼠。

“抱歉,今天回来晚了点。”姜维解了几颗扣子,“但是从明天开始就可以休假了。”

“让我猜猜——这次是因为起火了要维修,还是因为经费用来维修已经耗完了?”

“都不是,”姜维好笑的扫了一眼他订的的外卖:“是项目已经完成了,所以可以放假——还有剩的吗,我有点饿了。”

“你再晚点回来就去喝风得了。”钟会指了指一份还没动的:“快感谢我。”

钟会买的是M记的快餐,内容一应俱全,还是热的。番茄酱起码有五六包,姜维虽然不赞成吃快餐,但还是很喜欢酸甜的东西。

“估计是手抖。”钟会瞟了一眼:“但是我真诚的建议你,少放一点。”

悠闲的时候姜维吃东西速度不快,也不挑,同一盘菜不会连续伸三次筷子。而且他讲究食不语寝不言,完全是个教科书式的五好青年。

钟会看着看着,忍不住就顺手喂了他一把。姜维有点诧异的看了一眼,还是低头吃了。

钟会喜欢写书法,一双手值钱的很。而且那双手也好看,白皙匀称,手指细长却有力。姜维看着钟会的手,一个不小心地含住了他指尖。

“——你干什么?”钟会吓得要抽出来,姜维却垂着眼睛,轻轻的按住他的手,吮吸了一下。

淡色的嘴唇柔软地亲吻着他的指尖,偶尔还有舌尖舔上去,在从那里传来的湿热的感觉提醒他,是姜维在干这种事。

姜维这个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带着隐隐的的笑意。然后他亲了一下钟会的手背,暧昧的发出一声轻响。

“沾到番茄酱了。”
“士季酸酸甜甜的。”

【帮对方舔去身上的蛋糕】
“——那么,因为士季迟到了,所以要有惩罚。”夏侯霸嘿嘿的笑着,“可惜不能罚酒。来点有新意的?”

钟会冷笑一声:“来啊,但是我希望这次你爸不会把你挂在树上示众。”

今天是夏侯霸生日,夏侯霸是一路和钟会从幼儿园读到高中,两个人一起堪称熊孩子中的战斗机。后来夏侯霸跟随他爹去读了军校,所以钟会能混进来还是废了一番功夫。

“士季要小心咯,他最近鬼点子可多了。”王元姬幸灾乐祸的撑着下巴,冲他眨眨眼。

夏侯霸转了转眼睛,然后来回在钟会和姜维之间打量,“这样吧,士季吃点奶油,就算受罚了。”

钟会眉毛一挑,刚想损他几句,夏侯霸慢悠悠补充:“但是,具体的是哪块蛋糕,就由由我来定。”

然后他就刮了一点奶油,顺手糊在姜维身上,姜维感觉脖子上凉凉的,那里有一片。王元姬先撑不住笑了,给钟会一个“你自便”的眼神,司马昭唯恐天下而不乱的吹了声口哨。

“仲权,我觉得你是皮痒了。”姜维凭着身高优势,扯了扯他的脸,而在钟会看不见的地方却悄悄动了嘴唇:

“——干得漂亮。”

钟会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分分钟转身就走,刚想出声拒绝,这时姜维转头道:“这也太为难了,那我先去把脸上的洗干净。”

钟会满肚子拒绝的话冲口而出变成了一句:“不许去。”说完就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只好硬着头皮拉住了姜维的领子,瞪了他一眼,轻声说:“我们回去算账。”

钟会犹豫着凑近他的脖子,可怜姜维的领子被他抓的皱巴巴的,姜维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上,感觉连同那一片皮肤也变得如同火烧。

紧接着就感觉温热的嘴唇贴了上来,舌头活的的舔着奶油,周围兴致高昂的起哄,钟会终归还是不好意思,窘迫的和姜维贴在一起,快速的处理完脖颈上的奶油,脑子里哄成一片,连是什么味道都分辨不出。旁人看起来像是在亲密的拥抱。

在吮吸的过程中,还是有些小小的水声,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暧昧的在耳边放大了无数倍。钟会的虎牙偶尔划过动脉,仿佛是优雅的吸血鬼在找着合适的位置,下一秒就要刺下去。

最后钟会别过眼睛,慢慢松开了他,姜维脖子上不用想都是一片红痕。姜维看见钟会舔了舔嘴唇上的剩下的奶油,粉色的舌头一闪而过,然后和往常紧紧的抿在一起,构成标准的钟会式倨傲。

姜维看着他一脸强装淡定的表情,联想到他刚才和自己抱在一起的时候,心脏跳的飞快的声音,就罕见地特别想逗逗他。

他眨着眼睛冲钟会笑了一下,钟会顿时觉得寒气四溢。紧接着他伸了一下舌尖,露出那一片藏起来的奶油。

这就是他为什么今天他话少的原因?钟会简直觉得难以置信,低声警告他:“姜伯约——!”

然后姜维凑近他,和他额头对着额头,手绕到他的脖子那儿,稍稍往下一带:

“在这里。”

【用牙齿替对方拉开拉链】
最后是姜维架着钟会回了家,钟会被他们灌得不少,但他还是保持着基本的清醒。

“头疼。”钟会窝在沙发里,支着脑袋看着姜维,“过来,我们算账。”

“士季还真是记仇,”姜维边给他热牛奶边答到:“要不我亲回来,就算扯平了?”

“谢谢,不过我可不接受这种补偿。”

姜维把温热的牛奶递到他手上,钟会稍稍皱了皱眉头,“你加了蜂蜜?好甜。”

“嗯,等会记得喝了。”姜维继续问刚才的话题:“那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呢?”

“你今天晚上不再设计我就行了。”钟会嘲到,酒精的效果让他坦诚不少:“帮我脱下衣服,好热,我使不上力。”

姜维轻笑一声,走到他面前帮他脱了外套,然后又蹲下来,钟会今天穿的很随意,套了一条牛仔裤,很好的勾出他的腿部线条。

他抬头,钟会依旧撑着下巴好像在发呆。整个房间灯开的不多,一半亮一半暗,他就在其中,像童话里的小王子。

姜维低下头,用牙齿拉住了他的裤子拉链,钟会眯着眼睛问他:“你干嘛?”

姜维一点点拉开拉链,刻意放慢了速度,黑暗中他眼底里一片细碎的光芒,无辜正经的仿佛他正在做的事再正常不过,而他的手却顺手搭上钟会的腰上。

空气里酒的味道,牛奶的甜味发酵成一种奇妙的气氛,钟会突然觉得自己晕乎乎的,这回是真的醉了。

真是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钟会笑了一声,“伯约,你太坏了。”

设计让他这辈子都钻进了一个名为姜维的圈套。

【这个甜姜…有点色气啊…】
【好好的三十题变成了三题哈哈哈哈…大晚上低调低调…】
【请相信,我,还是一朵纯洁的,热爱发糖的小水仙花♡】

评论(16)
热度(95)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