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姜】寻麒(1)

钟会醒过来时,还有些迷糊。

他费力的动了动身子,确认了自己只是有几处擦伤,左手手腕有点肿。紧接着知觉一点点地恢复,先是听见外面的风雪声由远至近,然后视觉逐渐清晰,他眨了几下眼睛,慢慢适应了眼前的光亮。

这应该是某个洞穴,被主人收拾得干净利索。他现在窝在一大团毛皮里,浑身像火烧一样,嗓子干的厉害。他踢开了些,正试图站起来找点水喝时,有人进来了。

钟会抬眼打量了一下,对方身形修长,是个长得非常英气的青年,他给钟会倒了杯水,润了润喉咙,他才好受不少。

“你还在发热。”对方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顺手帮他盖好毯子,“我给你吃过了药,发了汗就好了。”

“……多谢。”钟会答道,眼下自己这是被他给捞了回来,还是客气的报上了自己名字,顺便问了一句对方。对方叫姜维,称自己是来山上打猎的。这寒冬腊月,两人都明知道这是敷衍之词,钟会却也没力气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话可说。静了半晌,钟会感觉药效地逐渐发作,意识模糊了起来,他摸索到了自己的剑,便兀自沉沉睡去。

 

等他再次清醒,觉得力气足了不少。钟会下床活动了一下,洞府不大,但什么都有。正当他熟悉着地形时,姜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看来士季恢复的很好,这么快就能下地走动了。”

钟会这次就有机会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之情,一套面子功夫做下来行云流水。当姜维问他来山上做什么时,钟会想也不想的答道自己是来挖人参的。

“挖人参?”姜维挑了挑眉毛,人参,又称黄精、地精、神草,被誉为“百草之王”。但这一听就是鬼话,虽然这山本就盛产人参,这理由倒是无可挑剔,但看钟会的样子应该不是个采参人,况且多数人基本不会来到这深山里寻,更别提摔下山崖了。

钟会轻皱了下眉头,“伯约可是不信我?我听闻最好的人参可以延年益寿,便想给家父寻一颗……但是这样的人参在药铺里很难找到。听人说有一座山,山上盛产最好的野山参,便想前来试试机缘。”说完便叹了口气,一幅忧愁的表情。

姜维回道:“岂敢,士季一片孝心令人动容,相信此行定能寻到一颗满意的。”

钟会听到这答话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目光一接触,心里就都门儿清:

“——他根本没信。”

“只是……”姜维话锋一转,“这天气恐怕马上要不好,士季想要出去寻,得缓上几日。”

“那可真是遗憾。”钟会一边答道一边转身向洞口走去,“那我下次在来寻就是。也不必再叨唠府上了……”话到这里他就停了下来,再开口时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不过这天气确实是如伯约所言,恶劣的很。若是不嫌弃,只好再麻烦了。”

外面真的大雪封山,一片白茫茫的完全找不到路,而且很有些风雪再来的迹象。他钟会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去一头愣的冲出去。

他再怎么不情愿,也只得住了下来,看着姜维还是一脸正经的样子,却怎么也没办法相信他是个老实人了。

 


-------------------------------

【又来开坑了!quq是奇幻AU设……其实我自己都不信!!感觉这回真是无法言说的纠结,欢迎来挑刺!真的很需要!xxx】

【quq伯约会看天气!移动的天气预报?因为三杀里他继志的技能也就是会观星嘛——神棍技能?】

【就喜欢看他们两个互相扯去扯来,但谁也不说实话但是心里都门儿清的样子(buushi)】


评论(7)
热度(35)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