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姜】寻麒(2)

  其实姜维除却他忽悠人的部分,是个非常不错的谈话对象。有他在,钟会这几天过的还算愉快。一来二去也就彼此熟悉了起来。

  “天气不错。”姜维望了眼外面,拉长了语调:“我倒是知道有一个采参的好去处——”

  钟会伸了个懒腰:“那就一起去?伯约说的天气好,那就准没错了。”

  姜维说的地方并不是很远,钟会掏出一截红线,挖人参有讲究,传说人参有足,能跑,发现人参,先用红绒绳绑上,就不怕它钻到土里去了。姜维看钟会连这些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可见着实是下了一番功夫。

  换而言之,为好好演戏,确实事先做了功课。

  “找了半天找到一颗小参。”钟会拿在手里垫了垫:“也不错了,吃这个能长高吗?”

  姜维顿了一下,悄悄观察下钟会的身高,道:“人参本是补益药,这个说法我倒是没怎么听说过。当然,具体还是要情况而定。”

  钟会笑了一下,“那我就先收下了,希望这个能有点帮助。”

  回来的时候,钟会招来了自己的剑,风吹开山麓间的游云,露出被白雪覆盖的灰色山岩。彼时道术盛行,能御剑的也不算稀奇。甚至有说当朝大臣权贵中,有精怪修成人混迹其中,但具体也无人知晓。

  当夜晚来临时,山上其实是百无聊赖,姜维就提了一壶酒来。昏黄之下,山中背光的阴影处已经是一片黑暗,形成了一种光怪陆离的意境。钟会坐在一块石头上,双脚悬空荡着,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钟会看到他手上的酒:“我猜,伯约不会拿清水糊弄我吧?”

  姜维坐在他旁边,给他满上,答道“自己酿的确实清淡了些,和水比的话也没有区别。”

  钟会尝了一口,只觉得辛辣的味道从喉头一直火辣辣地滚到胃部,他眉头一皱,险些咳了出来。

  姜维又给自己满上,继续补充:“——自己酿的,自然拿不出手,幸而前几日下山买了些好酒,味道如何?”他说这话的时候真诚得紧,一双眼睛不避不躲的直直看着钟会。钟会气极反笑:“的确是好酒,现下我都有些迷糊。”说罢一只手勾住姜维的肩膀,往前带了带,“要是等会儿把伯约推下山崖了,那可别怪我反应不过来、抓不稳你了。”

  姜维拿碗和他碰了一下,也没接着反驳。两个人就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酒确实是好酒,让人全身都暖烘烘的,不觉得冷。钟会脑子有点发昏,垂着眼睛看着下边,而嘴里依旧能思路清晰的答着话。而他们四周只有几块岩石,而两边都是万丈深渊,白色雾霭在脚下缓慢凝聚。

  姜维顺着钟会的目光往下看,轻声道:“士季恐怕千里迢迢来,不只是为颗人参吧?”

“要是不为它,我还能来干什么?”钟会抿了一口酒,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从来就没有骗过你……在几年之前,我确实是来寻它。”

姜维问道:“那现在呢?”

钟会看了他一眼:“伯约,说真的,你今天问的有点多了。”他看起来颇有点无奈的放下了酒,“我也懒得瞒你了,我想杀一个人。”

“杀人得有工具。”钟会站了起来继续说。往下看这里没有任何路下去,也没有任何路可以通到其他地方,所有的只有他们现在坐着的地方,他拎起空空的酒坛扔了下去,挟卷着呼啸的风声,跌进云层深处。

“我这次来,寻麒麟。”

--------------------------------------------------------------

等等等等我发现一个bug!bug!很严重……

麒麟嘛,他他他雄性称麒,雌性才是麟……【吐血】

我我我明天就找个新名字换上……!小天使们原谅我这次呜呜呜【抽自己】

-------------------------------------------------------------

嗯,简单粗暴。

评论(12)
热度(21)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