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姜】寻麒(3)

麒麟,性温善,不覆生虫,不折生草,头上有角,角上有肉,设武备而不用,故为“仁兽”。

“伯约一定以为我在说笑吧。”钟会说道:“如今虽修仙之术盛行,但山精鬼魅都难见的很,更别提寻什么麒麟了。”

在几年之前同样的时间,钟会也曾来到过这里。彼时他父亲被人陷害,万幸保住了条命。人参最是补益,他便想来深山寻支老参。那时他年纪尚小,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能失足摔下山崖。

“你听见有风声,然后啪叽一声。”钟会突然想到什么,用手跟他比划了一下:“眼前一黑之后就可以听天由命了。”

他在朦朦胧胧中看见一只黑色的异兽踏火而来,鹿角蛇鳞,马蹄龙尾,恍若传说中的瑞兽麒麟。他身上疼得厉害,雪把衣服打得透湿,冷和痛感刺激着神经,他甚至有余力想起那个传闻。

麒麟现世,必有祥瑞。

他极力想分辨,眼睛却隔着雾一样看不真切。他感觉到有什么把他托了起来,接着就是彻底的黑暗。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块石头上,骤然的光芒差点晃瞎他的眼睛。他试着动了动,身上的伤口居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再看,一颗老参和他并列躺着,红线还老老实实的绑好了。

“我也分不清那究竟是不是梦。”钟会捏了下眉心:“总之,带回去的东西确实是真的。伯约要是觉得荒唐,就当我说的胡话吧。”

姜维摇了摇头,“不,其实比起这个,我更在意士季这次摔下来也是为了再一次碰见,麒麟?”

钟会罕见的窘迫了一下,还是坦荡的承认了,“我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尝试一下。”

“那还真是不管不顾了。”姜维答道:“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

钟会听到这里诧异的打断了他,“不,这次我当然有缓冲。否则就不仅仅是这点轻伤了。”他指了指腰间的剑:“我还不至于蠢到直接跳下来,伯约当我的剑都是摆设么?”

姜维被说的哑口无言,半晌只好憋出一句:“士季当真是,经验丰富。”

----------------------------------------------

这次少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评论(5)
热度(26)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