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姜】寻麒(完)

钟会闻言哼了一声,转了转自己的手腕,试试恢复是否正常:“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本打算这次若是还寻不到,我只当那天是做梦,能活下来全算积德。”

姜维摇了摇头,问他:“士季认为麒麟应该是什么样子?”

钟会想了一会儿,答道:“自然是鹿角蛇鳞,马蹄龙尾……还据说声如雷,能吐火。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一种黑色的异兽。”

姜维闻言笑道:“寻常事物得了仙缘,保不准都能变个山精鬼魅。这麒麟难道都不能化成人形?”

“打住,再扯就真是民间的怪谈话本儿了。”钟会挑眉,“难道伯约要跟我说你就是那麒麟变的么?”

姜维没有回答,只是眨了眨眼睛。钟会盯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伯约兄近日照顾我良多,不如和我一同下山去,我还认识几个有名气的郎中,保证能痊愈。再不济还有几个厉害道士,我也会尽力请来……”

姜维打断他:“我也只是说说罢了,不过近日我也要下山一趟,倒是可以与你同行,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士季大可直言。说起来我也略通点医理,倒是想请教一下那几位郎中。”

姜维充分发挥他的能力,两人挑了个天气大晴的日子下山,没了层层的云雾,可以清晰地看见白色积雪融化成细细的水流,逐渐没过灰黑色的山石往前流去。他们没什么行李要带,倒也方便回程。这个时候不得不说钟会的武器很实用,姜维瞥了一眼前面人的腰间,用来代步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他们很快回了城,一商量决定朝钟会的府上走去。回去的途中遇见了夏侯家的那位,应该是刚从训练场上下来,厚重的盔甲还没脱。两人互相碰了碰拳头算是问候。夏侯霸接着摘了头盔,往钟会身后一看,乐了,问他:“你怎么人参没挖着,却能刨出个人来?”

钟会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错了,是摔出个麒麟崽子。”

夏侯霸一愣,接着笑得差点没给他喷出来。

这时候钟会从怀里掏出那颗人参,阴恻恻地对他说“听说吃这能长高,。对了,我那儿还有只公鸡,什么时候炖好了差人给你送过去,肯定大补。不要太谢谢我,先心领了。”说完潇洒地扭头就走。

据说隔天夏侯霸操着重剑在训练场上舞得虎虎生风,钟会得知后,拍着姜维的肩膀感叹果然是大补。

 

姜维就这样在钟会府上住了下来,真如他所言,他还真有事没事就在那里摆弄药材。钟会看着奇怪,问道:“你这是在制药?”

姜维抬头,“士季前些日子不是说要杀一人么?我猜这些应该能够帮到你。”他放下手中的活计:“要杀的,是他吧。”接着他就报出了个朝廷高官的名字。

钟会挑了下眉毛,也没急着反驳:“为什么会是他?你这话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了,就算是你,下场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吧?”

姜维闻言笑道,慢慢答道:“这位幕后的一些动作,我想士季比我清楚。但是几年前你去深山,为的不是给你父亲寻颗人参续命?至于为什么伤得那么重,我想和这位脱不了干系。”

接着他故意一字一句的缓慢说道:“加之,这位就是那被传闻说是山精鬼魅,混迹于朝堂、惹乱朝纲的人,不是吗?”

“士季去寻麒麟,也非什么祈求祥瑞吧?而是想借麒麟之手,来除掉这个人。”

钟会一边听,一边轻轻地手搭在腰间。姜维支着下巴看着他,眼神清澈得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任何的阴谋阳谋、刚从深山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但是,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你大可以借我之手,来除掉他。”

钟会拨弄着剑穗,嘲到:“我何须借你之手?我亲自来也是一样的。就算是山精鬼魅,我想十几剑刺下去,也不见得能活的完完整整的吧?”

姜维摇头:“不,他如果是妖。就算是几百剑下去,只要没伤及根本,他照样能活的完完整整的。”他顿了一下,换了一种蛊惑的语气:“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比如,看到他的妖体?”

这声音让钟会头皮一麻,他思来想去在山上的种种,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那,姑且信你。”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姜维一怔,接着也伸手,两人轻轻地碰了一下。钟会满脸不开心地样子,别过眼去看着窗外,睫毛的尖端被阳光染成金色,嘴唇紧紧地抿着。姜维在心里评价,这个样子这可比钟会忽悠他时候的模样可爱多了。

 

姜维很快就备齐了材料,招呼着钟会过来。钟会有点怪异地打量了一下,当姜维说要扎他眼睛的时候,他就有点想扭头就走的冲动。

可是姜维拉着他坐在椅子上,握着他的手,诚恳地说:“士季你也知道,我这个事情是第一次做,可能不是特别熟练,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疼。”

钟会咬牙切齿地把自己另一只手覆了上去,同样诚恳:“那伯约为什么不先拿自己试试?一回生二回自然就熟练了。”

“药材珍稀,还是莫要浪费的好。”姜维回道:“你若是觉得亏了,我可以附带给你加点别的?把招子的颜色变一变我还是做得到的。但是士季的眼睛本来就好看,还需要吗?”

“别把我扎成色盲就好了!”钟会愤愤地抽回自己的手,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仔细点!”

姜维听话地应了几声。

 

倒是并没有姜维说的那么疼。期间姜维温热的手指不断地抚弄过他的睫毛,弄得他痒得很。等再重见光明的时候,钟会不适应的眨了两下眼睛,他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无任何变化。钟会刚想开口嘲笑姜维医术不精,下一秒就卡了壳。

他稍稍有些惊恐地退了退,指着姜维道:“……你!”

只见眼前的青年和从前别无二致,如果忽略掉他头上的鹿角和身后的龙尾,姜维微笑着在他眼前晃了晃:“怎样?我医术比你认识的郎中要强上可要那么点?”

钟会完全有点震惊,半晌站了起来突然伸手摸了摸那鹿角,入手的触感确实是真真实实的,姜维脸上的表情霎时就有点奇异。钟会却没怎么留心,只是继续道:“原来这是真的?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一直以为是你在说说玩笑话罢了。谁知你却是真正的麒麟崽……呸,麒麟。”

姜维轻轻把钟会的手拿了下来:“借用你以前的一句话,我从来就没骗过你。”

“另外,士季摸了我的角这笔账,等完事儿再来算吧。”

 

再隔几日,天气难以预测地突然下起了暴雪,街上的积雪有尺把深,等人们再从家里出来透透气的时候,却传来消息朝廷的高官不明不白的死了。又是人心惶惶地过了一阵,可是查来查去,也终究没有什么线索,便也不了了之。

这世界上难以解释的事情太多了,谁又能一个个解释得清楚呢?钟会愉快地给自己斟满酒。等到春天来的时候,积雪融化的水也能很快地冲干净血腥的味道吧。

 

 

【END】

【至于摸了角的后果】

“放开你的手,姜伯约。”钟会狠狠拍开了缠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

“——你放弃吧,就算我摸了你的角,那也是震惊之下的无心之举。所以你再喜欢我的剑,我也是不会给你的。你自己弄出一把来,想来对你也不是多难的事儿。还有,你赶紧回到你的山里继续骗小孩儿去吧。”

姜维摊手:“我只需要骗一个就行了,而且骗得很成功不是吗?”

-----------------------------------------------------------------------------------在开学之前总算填完了!!!

虽然越到后面越……【捂脸】什么时候有空再好好地修正一遍!!

故事性向来不是很强,所以这回想写个相对完整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名叫【寻麒】嘛,所以就不用再过多纠结怎么杀人怎么死哈哈哈哈哈……

简而言之就是没有行医执照的姜维哄骗会会做手术给他练手XDDDDD太喜欢他们两个人你说一句我就驳回去,还居然奇异的合情合理,相互忽悠哈哈哈哈哈我这恶趣味。

以后也要继续努力quq继续让他们甜甜甜呀~!
【啊,感兴趣的话123可以在主页里来看XD】

评论(8)
热度(38)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