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此去经年

临近年关,街上大小店铺都关门回家了。细雪徐徐,昏黄的灯光折射其上,闪出点微弱的光芒来。
车里放着民谣,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在下一个路口遇了红灯,车里没人吭声,只有暖气轰轰地响。
姜维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边干巴巴地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他又稍微偏了偏头看向旁边,副驾驶上的钟会先生把半张脸藏进黑色的围巾里,闭着眼睛正在假寐。他的卷发柔软的搭在前额上,睫毛还是和多年以前一样长,投下淡淡的一片阴影。
他好像换了眼镜。姜维想,换成了细框金边的。以前是不是副黑色粗框的?
他记不清楚了。
就在他还在纠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镜框,后面的车已经不耐烦地按起了喇叭。钟会微微皱了下眉,睁开了眼睛,在这个晚上第一次用眼神催促他。
姜维如梦方醒地踩下了油门,抱以一个抱歉的微笑。
钟会没有再继续睡下去,而是拿了手机滑了几下,然后突然出声:“请问等会可以往右拐一下吗?我想去买本书。”他的声音闷闷地透过围巾传来,倒是让姜维感到有点陌生。
“…啊,可以的,没问题。”他转了下方向盘,拐进右边的路。其实他很清楚钟会要去哪儿。那条路依旧没有修,路上颠簸个不停。钟会撑着额头继续发呆,拽得二五八万似得,依旧像钟一样平稳的坐着。
雪还在下,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车停在了一家小书店。钟会丢下一句:“等我一下。”就推门下车,动作堪称利落。姜维想跟他说拿把伞再下车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多不想和他待在一块儿。
钟会进了店,暖气很快就把眼镜蒙上一层白雾,让他不得不摘下来。这个时候一个小个子抱着几本厚厚的书,碰的往他面前一砸。他眯起眼睛分辨了一下,“仲权。”
夏侯霸一脸我真受不了你的表情,戳着他的脑门儿说:“你还知道回来?你,你刚刚搭的姜维的车?”
钟会拍开他的手:“我警告你别蹬鼻子上脸啊。坐他车怎么了,我打车碰巧见的。”
“这还真是运气。”
“错了,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钟会细细点了点书,“好了,活齐了。”
一时间都没人说话,夏侯霸随手给他递了个袋子装上。半晌才问问:“你这个时候回来干嘛?”
钟会想也不想:“本英才提前休满了,想回来了不行吗?高兴,开心。”
“成成成,您快乐愉悦。”夏侯霸把他往外推,在出门前又拽住他,犹豫开了口:“士季,你知不知道姜维他家里…正给他张罗着订婚这事儿?”
钟会:“哦,好事啊。你这是替他提前提醒我份子钱的事?我还不却那几个钱。除非他想讹我一笔。”
夏侯霸恨铁不成钢的用眼神看着他,怎么回来就变成木头疙瘩了?
钟会选择装傻,逃也似的一路钻回了车。
“你在学经济学?”姜维扫了一眼书,他记得钟会上高中的时候理科不是特别好。
“感兴趣就学了。”钟会接着补了一句:“也不是太难。”
他的语气里还是和当年一样有点小骄傲,姜维找到了熟悉的感觉,稍稍放松了点,“有什么难的倒你,可是以前高中的时候,都是我帮你…”他接着猛的闭了嘴,看了一眼钟会。
钟会没什么反应,发现他猛然停下来还奇怪的望了一眼。终会是何等聪明的人,马上说一句:“没什么事。”
姜维只好尴尬的继续开车。
钟会把目光放在他开车的手上,灰色的毛衣袖子有点长,遮住了手指。他漫不经心地推了推眼镜,发现右手上有一个凸起。
环状的。
车快要转弯,还差一点路就要到目的地了。随着姜维打方向盘的动作,他看见那里透出点银色的冷光。
戒指吧。
他尴尬地偏过头去,想起夏侯霸在书店跟他说的话:
“你这个时候回来干嘛?”
他莫名有点不舒服起来,对姜维说:“靠边停吧,我走回去就行了。”
姜维瞅了他一眼,说:“还没到,雪下的挺大的,你也不方便。”
钟会还是坚持下车。抱着他的书跳到马路边上,姜维在车里只能看见纷纷扬扬的雪落在他黑色的围巾上。他艰难地掏出手机又滑了几下,姜维手边的手机一震,他低头一看,钟会打他的车还给了个五星好评。
他再抬头时,钟会已经没影儿了。
车里依旧循环着民谣,姜维懊恼地趴在方向盘上,淡黄色的车灯照着已经空空的副驾驶。
他和钟会认识了七个年头,好也好过分也分过,想过一直走下去也经历过老死不相往来,总之称得上轰轰烈烈。不是像现在一个回家打车,一个下班了想顺手接个单。上了车才知道是以前的男朋友,乍然遇见,除了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就通通缄口不言。
雪还在下,姜维觉得手指上的圆环烫的吓人,那是多年以前两个人在街头买的闹着玩儿,他一闹就是那么多年,没摘下来过。
他本来以为他把钟会记得清清楚楚,结果今天才发现,自己什么都快不记得了。
也许钟会那个时候就是理科很好呢?
或者他从来都戴着的是那副细框眼睛,从来是他自己记错了呢?
或许钟会压根儿忘了这枚戒指的事儿呢?
他烦躁的看着窗外,玻璃上起了雾蒙蒙的看不真切。
其实天还是那个天,路还是那条路,城市依旧单调的运转不停,一切都平凡的没变化。
除了喜欢的旧人成了新。

【悄悄回来打个卡,复健一下♡】
【你看,我今晚有输出吧!quqqqq】

评论(11)
热度(28)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