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瑜昉】十二(1)

【很穷,鲸鱼还在换碳,小昉还是个穷学生】

【同居】



  黄景瑜一身烟熏火燎的味儿从快打烊的烧烤店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两份打包好的饭菜,搁在自行车前面的大篓子里,放稳妥了才开始蹬。自行车摇摇晃晃,一副命不久矣随时能就地光荣的样子,好在他心理素质和驾驶技术双重过硬,硬是每天风雨无阻地骑回家。

  

  这辆代步车是他从旧货市场里淘出来的,当时它正躺在个阴影里没心没肺地超然物外。黄景瑜眼尖的看到了它,准确的说是它前面那个拿纸糊的价格牌,立刻就怦然心动,把它从角落里给扒拉出来。他拍了拍坐垫,上面的陈年老灰都争先恐后地落下来,呛得他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眼泪横流地说:“老板,就它了。”

  

  当天他骑上去,一米八几的个子让车发出惨烈的嘎吱声。他安慰着自己好歹能有个代步的,不用每天垂死病中惊坐起,无人知是公交来。他一边控制不住地回味刚刚看见的几辆几乎全新的摩托,想着哪天有钱了早晚买一辆,全新的,在城里开撞到绿化带上也不心疼,一边又骑着车叮铃哐当地一路狂奔去店里,胆战心惊的生怕它半路罢工。

  

  然而事实证明,这辆车简直是物超所值,在这一年里不仅能载人,加了个后垫还能载俩,多的一个是他的宝贝男朋友。同时在这一年里他已经顺利地能把几辆车的参数背得滚瓜烂熟。一切都在变,除了他的钱包,呃,甚至有越来越扁的趋势。

  

  他和尹昉去年冬天刚搬进这里,筒子楼,住在三层,临街,离市倒是近了点,一到晚上马路传来的声音简直是震天响。具体嘛,相当于从过去的五环地下室搬到了一环地下室。添了点东西之后,简直夜间上街都不怕碰上打劫的。黄景瑜在屋里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咂了咂嘴说:“我怎么觉得那么寒碜呢。”那边尹昉头都没回,忙着把拆下来洗干净的窗帘给挂回去,说:“比我第一次自己租的好多了。”


   他把多余的挂钩搁在桌子上,说自己第一次租房没什么经验,远得没边儿,讲到这儿尹昉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来:“要是有人把我套了麻袋往屋子里一丢,说不准我还以为是老家哪个远一点的郊区。”

  

  黄景瑜给他生动形象的比喻听得一愣一愣的,直感叹那你现在租房经验不就丰富了吗,说以后就跟着他混了。尹昉把他从身上摘下来,轻轻地说了句少贫。


    他们屋子里还堆着几个巨型的快递盒,统统码在角落里当书柜。这是尹昉想的,健康环保,机动轻便,以后再搬家还能一合马上就带走。在他把最后一本书塞进去之后,几个纸盒子都给塞得满满当当,这个时候黄景瑜把旁边的小台灯给拧开,暖黄的灯一照还是有那么点艺术气息。


  黄景瑜哎了一声,直说以后咱们要是穷得没地方睡了还有这几盒书能铺开当床用,听说以前还真有北漂老前辈买了一堆新华字典拼了个单人床。他说哎昉儿,那咱们那床是不是知识含量老高了?


  尹昉说都惨到那份儿上了,我还留着书干嘛,还有,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黄景瑜没羞没臊地抱着他的腰,把他慢慢压在床上,新买的被子干净蓬松,一水儿的灰色天竺棉四件套,棉绒绒暖烘烘,两个人就软软地陷了进去。他连声说:“怎么啦,昉儿昉儿昉儿。”尹昉被他压得有点闷,却又忍不住地笑,脸都有点泛红,一双眼睛在灯下映得透亮。他推了推黄景瑜,带了一点懊恼:“起不起来,不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要从纸箱子里蹿出来了,我们这有伤风化。”黄景瑜倒是坦荡:“看见又咋啦,难不成把我抓走啊,我又没什么文化,我们仨最多在一起打扑克儿,然后讨论一下怎么提高我的工薪水平。”


  他顿了一下,换了个姿势把尹昉抱在怀里,小声地说:“好像多赚点儿钱啊。”他乱拱了一阵,最后把头埋在尹昉的颈窝里嘟囔了句:“这样你就不用这么累了。”尹昉听了刚想说什么,黄景瑜立刻打了个哈欠,说,睡一会儿吧咱们睡一会儿吧,我好困了。说着就把台灯给关了。尹昉话没说出来,在那里愣了半天,最后摸了摸他短短的发尾,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好吧,那就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啊。”


  等醒过来的时候黄景瑜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吓得倒抽了口凉气,立刻跳下床就开始乒乒乓乓地一阵乱忙活,过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对劲,就冲到卫生间接茬儿收拾自己,对着那面小镜子草草地抓了几把睡得毛乱翘的头发。一回头才发现尹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靠着门框打了个哈欠,说:“骑车看路啊。”黄景瑜嗯了一声,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捧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大口,在尹昉反应过来之前赶紧蹦了出去。


  尹昉揉了揉眼睛往窗口走,他看着黄景瑜骑着车穿过一条又一条的窄巷,他们这个片区到处拉着晾衣绳挂着花里胡哨的床单,淅淅沥沥地滴着水,不过出了片区就看不见了,一条马路隔着那边市区的灯火通明。黄景瑜像是一滴水珠慢慢往里头融进去,在他骑上大马路之前,尹昉看见他又回头往他们的窗口望了望。


  他们的视线就那么温柔地交缠在一起,遥遥地隔空相望。过了一会儿尹昉轻声说了句路上平安,然后慢慢地拉上了窗帘。


【TBC】


评论(6)
热度(38)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