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瑜昉】

他听见赛车飞驰的声音。


赛车像子弹一样冲进尹昉的视野,随着发动机的咆哮,带着头盔的驾驶者像豹子一样俯在车上。嗡鸣的声音破过空气,车斜着冲上赛道,蛮不讲理地闯过来。 

黄景瑜从他身旁的赛道呼啸而过。 


强劲的风顺着他的耳边擦过,他今天穿得像个背包客,压低了帽子完全就像任何一个来旅游的人。他站在旁边,看赛车漂亮地打了个横,接着里面的人就出来了。 


他脱下头盔,尹昉看到他的刘海长了不少,汗湿了贴在额头上。黄景瑜拨了拨头发,靠在车门上往后指了指。 


他眼睛亮得要命,朝尹昉吹了声口哨,大声说:“帅哥,上车啊?” 


发动机又一次嗡鸣起来。 


评论(6)
热度(59)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