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姜钟】怎么在30天内让现代生活技能速成(4)

【十九】
钟会看着姜维站在一扇铁门面前,按了一下旁边的一个按钮,很快,紧闭的铁门打开了。里面是个不大的空间,姜维走了进去。
里面倒是没人,接着电梯门又合上了。
这次钟会倒是出奇的平静。
姜维:“士季不好奇吗?”
钟会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有什么好惊讶的,不过是个传送的机关么。”
姜维倒是惊讶了一把,不过联想到钟会邓艾他们奇特的远超当时水平的武器,也就想通了。
晋国就是一帮黑科技。

【二十】
外面更是热浪滚滚,小区里还算辟静。一路上姜维顺便解答了什么是汽车,什么是电灯,以及现在房子是什么情况等等问题。
好奇宝宝钟会非常嫌弃房子的造型,“毫无美感。”
姜维:“因为现在人非常多,所以,能有一套房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土地很贵啊,而且仅仅是租用。”
等走出小区钟会才明白什么叫人多。以及感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不可思议和震撼。
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一眼望过去满大街全是人和车,以及拔地而起的高楼一座挨着一座。平地上居然建起了很多桥,有的上面还会穿过一个速度极快像是游龙一样的东西呼啸而过。笨重的钢铁被做成名为车的东西,原来可以在大地上如此飞速的奔驰。
至于人?简直是人潮,至少他从来没有在街市上见过这么多的人,而且四周的声音什么都有,有些刺耳。
这简直像是一个混乱的战场。
钟会有太多东西想问,但是意识因为人多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身体紧绷。
他的第一反应是,太危险了,在这里进行刺杀,简直易如反掌。更何况他现在手无寸铁。
这就是现代文明吗?

【二十一】
姜维仿佛跟他有心灵感应一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士季,别紧张。”
因为太吵,钟会根本听不清姜维说了什么。他一把拍开他的手,认真扒了扒自己的头发。
天然卷的发型很难打理的,揉乱了怎么办。
钟会躲进姜维的帽子里,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身子一扭一拱,趴在了姜维的肩头。
他把脸藏起来,半晌没说话。
姜维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重量以及暖乎乎的体温,然后发现钟会又拱了拱,似乎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还是有点怕?
“没关系,我在这里。”
钟会闷闷的声音传过来:“我又没有怕!”
听到这里姜维忍不住翘起嘴角。

【二十二】
姜维领着钟会去了一家超市,这个情况想洗澡的话,那就得去买个小型木桶了,还有新的毛巾。
枕头也要用到。
顺带买点水果,士季好像喜欢甜的?
姜维一边挑着东西,觉得自己像养儿子。
他微微撇了一眼钟会,他好像有些犯困了,呆呆的趴在他肩头,眼睛一眨一眨的。
敛了锋芒和盛气凌人,罕见的乖巧的不行。
养着这样的一只士季,也没有什么不好。他轻轻点了点他的头发。
下一刻钟会立刻清醒,狠狠地抽打了他的手背。
果然乖巧什么的,士季一点也沾不上边。

【二十三】
回家后姜维给他放好水,并且科普了一下怎么使用沐浴露。
然后他把衣服拿了过来,解释了一下。钟会扫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不是很在意。
毕竟他不想闷在盔甲里,也不想裸奔。
再者,他又不用出去。
他把盔甲脱了下来,泡进水里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其实很爱干净,但是在军中随时洗澡简直是一种奢望。
至少在吃住方面,这里还不赖。
等差不多了,他把衣服换上,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走进房间就是一阵舒适的凉意。
“士季,你头发还在滴水,在空调里很容易感冒。”
钟会一面擦着头发一面问:“空调?”
“就是这个,能制冷的机器。”
钟会发自内心觉得这个机器真是太棒了。
姜维把钟会放在沙发上,“我给你吹头发,这样干的快一点。”
钟会不自觉离他远了一点,“不用了。”
他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看着钟会认真地擦着自己的头发,并且还试图悄悄把它拉直。
姜维倒是觉得,其实卷毛蓬蓬松松的,不也很可爱么。




「港真,受惊吓的士季在肩上拱来拱去的士季犯困的士季扒头发的士季好可爱啊qwq」
「其实甜姜在这里真的特别特别甜还有点小心机w」
「好想发刀啊啊」

评论(27)
热度(48)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