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瑜昉】

说着说着他们就聊到初恋。

黄景瑜想,这会不会是道送命题。

尹昉给他倒了杯薄荷茶,玻璃杯,清凉的苦味里浸着甜。他把嘴唇挨上去,垂着眼睛,透过杯壁看着尹昉,又忍不住天马行空地乱想,这个杯子会不会是他用过的?他还会继续用吗?

他发现尹昉专注地看着他,一下子有点被抓包的尴尬感,同时又看见他正无意识地咬着杯沿,露出那两颗兔子牙来。

我的个天。

黄景瑜赶紧喝了一大口茶,甜得腻人又冰凉激爽——好歹是把他信马由缰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说:“当然有啊,初中那会儿吧。”

尹昉笑了一下:“醒事儿还挺早。”

黄景瑜咳了一声:“知道咱们尹老师从小三好学生五好少年,是正气凛然社会主义接班人……”

尹昉拿肩膀去撞他,连声说你打住,讲正经的。


那时候黄景瑜是真的傻,其实哪个男孩子年轻的时候没喜欢个把小姑娘呢。少年时期的心上人,大多都是邻班的,长发,一笑还有酒窝。

“好像也没什么,我们放学路边上有一条河,晚上回家我就悄悄跟着她,当时天都黑了,河对岸很热闹,突然就炸起了烟花,这边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当时就想去牵她的手。”黄景瑜耸了耸肩:“结果,我后来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

“无疾而终?”

黄景瑜点点头,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沉溺的样子,简直恋得太不认真了。他想着自己的回答有没有什么毛病,接着又一打挺,把手搭在他肩上,和他头挨着头,问:“我都说了,那你呢?”

尹昉眨了下眼睛,眼皮上那颗颜色浅浅的小痣就跟着跳一下,问他,想知道啊?

黄景瑜说想啊,当然想。

尹昉低着头说了个很有名的港星,接着说:“我小时候可喜欢她了,天天和我妈说要娶她回家,那就是我初恋了。”

黄景瑜愣了一下,说不算不算,尹昉你犯规。

他就笑,狡猾地看着黄景瑜,说我哪有,是真的呀。都喜欢到六神无主七晕八素还不算?

黄景瑜往他肩头蹭,他感觉到尹昉身体一下子就绷紧了,他的鼻尖碰到一片温暖的皮肤,接着心就开始狂跳起来。好像回到他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陷入初恋,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的心跳声。

五迷三道,六神无主,七窍生烟,飘飘然的恨不得摆脱地心引力。

就像他第一次在河边看烟火,想去牵那个女孩子手一样的悸动,甚至比那还要强烈,他现在甚至想凑到尹昉的耳后,湿湿的嘴唇贴在他耳后根上。

他就那样做了。低声说:“尹老师,你敷衍学生。”








评论(4)
热度(60)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