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渝

我越来越学会与这种感受相处,它让我享受风,享受云,享受飞翔,忘记落地。


绑画→@水消失在水中,隔壁森小淼是我滴穿堂风

【绣诩绣】上司是个懵的当下属简直操碎了心

【一】
张绣最近很烦,他一烦,他手底下的兵也很苦恼。
“因为贾大人几天没出来见主公啦,他当然烦心。”一个老兵悄悄给新兵们解释,“这几天要小心,一不留神就会…”
话还没说完,下一刻张绣的枪头就朝他一指。少年将军耳尖得很:“你,上来和我一起做个示范。”
说是示范,其实说才来就是单方面的暴揍,张绣痛痛快快得打得汗淋漓。最后嘴角一撇,丢下一句自主演练,就扛着枪一溜烟跑了。
方向当然是贾诩的书房。

【二】
张绣果不其然又被轰了出来,贾诩扯的理由是大战将即,不要整天想些有的没的。他只好去找胡车儿麻烦。
“你说,贾先生是不是气得想走?”
胡车儿:“这话又是从何说起,是贾先生说了什么吗?”
张绣摇头:“没有,可是我前几天弄坏了他的大氅…喂喂只是我把茶不小心泼上去了而已!”
胡车儿收起他难以言喻的表情,半晌才说:“贾先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的。说起来,是哪一件?”
“带着白毛的那一件。”
胡车儿立即表示这件事没法儿谈了,主公还是赶紧把贾先生看牢免得他跑了。

【三】
贾诩没什么缺点,什么都不要,什么也不稀罕。不好酒不好色不羡权不羡钱,听起来简直是五好青年。
可惜五行缺德,虽然聪明绝顶,但就一门心思自保。一出主意就是后果惨绝人寰的那种。
所以他宝贝什么东西,当然就是要牢牢把他护好了。这回张绣着实是触了他霉头,当然,这也有那么点借题发挥的意思。
贾诩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跟个小孩儿过不去,跟小两口闹别扭似得。
所以当张绣再一次问他能不能进来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找了个借口,说身体抱恙,不便见客。
谁知这回张绣直接把门推开,隔着厚厚的帷幕,问他是不是染了风寒。
“说来也怪我…”张绣有点懊恼的挠了挠头:“若不是我那天鲁莽,先生还好吗,我叫军医来看看。”
贾诩:“你再不把门关上,我就真的要染风寒了。”

【四】
最终事情以贾诩听完张绣的话,嗯了一声,又把他轰出去作结。
结果几天后,他又收到了一件新的大氅。他简直可以想象得到他是如何在那里愁肠百结的样子。
做工倒是很精致,但还是和之前那件没得比。贾诩摸了摸边上的白毛,难得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当他穿着这件出门碰到张绣的时候,果不其然的看到他美到冒泡的表情。

【五】
当曹孟德又一次来袭,却又突然撤退。张绣立刻就挥着枪就上了马,要乘胜追击。
贾诩一看,连忙拦住这傻孩子:“等等,不能追,追则必败。”
张绣勒住了缰绳,歪头奇道“干嘛不追?先生多虑了,就等我的好消息!”不等贾诩再一次说话,就打马而去。
贾诩简直被他气的吐血,这其中的关窍岂是他一时半会儿看的出来的?
让这不听话的长个记性。贾诩看着他飞快往前的身影,冷笑一声,开始思考下一步该怎么给他收拾烂摊子。

【六】
果然,张绣被打得一头是包的回来了。
还没等他下马,贾诩就跑过来催他赶紧走,去追曹操,这回必胜。
张绣还楞着:“之前没有听先生的话,才落得这样惨败。现在以败兵去追曹操的胜军…这,这又是何解?”
贾诩:“那你现在还听不听我的?刚才不是挺急的跑,现在怎么不跑了,让你追你就追。”
另外,我来得及跟你说吗,我说你听得懂吗?
张绣虽然还是懵的,但想想贾诩之前的料事如神,还是说了句:“我听先生的。”又一次的领军追曹军去了。
“横竖不过是再输一次嘛。”张绣悄悄嘟囔了一句。
果然,这次大破敌军。

【七】
张绣简直对佩服得贾诩五体投地。
进门连盔甲都没有脱,就先生先生的叫起来了。
“果然如先生所料,哈哈这次曹军被打得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来了!先生真是料事如神,但到底为什么能赢,还请先生…”
结果张绣没说完就给他先生拿手捏住嘴。
谁知道他智商像突然上线了一样,眼睛眨了眨,嘴唇轻轻碰了碰贾诩的手心。
少年的嘴唇火热又柔软,期期艾艾的看着贾诩。
可惜这种撩妹方式对五毒俱全的先生并不管用。贾诩敲了一下他的胸甲,“盔甲脱了,洗个澡来我书房听。”然后就走了。
只留下张绣今天也一如既往的烦恼怎么样才能撩到先生。

【八】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贾诩道:“将军善于用兵,实话实说,还是不如曹公。曹操既然决定撤退,必然亲自断后。将军的兵虽然精,但将军的将既然不如曹操,曹操的兵也很精锐,所以将军必败。”
“然而,曹操突然撤退,必然是大后方出了问题。当他打败了将军的追兵,必然轻车速行,放心赶路,留下断后的将领军队,就不是将军的对手了,所以必胜。”贾诩轻舒了一口气:“懂了吗?”
张绣这才明白过来,立即表示自己心悦诚服。
“没关系,虽然绣不如曹操,但以后绣都听先生的。”
“你当我是于吉?”贾诩嘲道:“我也不能每次跟今天一样。”所以你还是要自己多看点兵书。
张绣却理解不了,他笑:“可要是先生都没有办法了,那我又能怎么办呢。”
“所以,以后虽然不太懂先生的计策…绣也会听先生的。”
贾诩半晌无语,只得拍了拍他的头。
“阿绣,说实在的。你这智商,神仙难救。”

【九】
贾诩第一次思考,如果张绣没了自己,他该怎么办。想去想来,结果都不太好。
这是他生平极少,纯粹为他人考虑。他所信奉的所做的,从来都只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连投靠张绣,也只是当初为避免杀身之祸的手段罢了。
他太聪明,哪有什么神机妙算,锦囊妙计的,只不过是善读人心。
很多时候他懂,只是他不说,也懒得说。可面对张绣,他居然能毫无顾忌地把所有所思所想所谋划的,通通全盘托出。
他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他也清楚的知道,要想安稳的活下去的地方,不是这里。
虽然在这里他过得不错,非常安心。
自己走了,他怎么办?贾诩思来想去,最终只好决定在走的那天,把人带着一起走。
简而言之,就是跳槽的最高境界,是带着老板一起跳。
至于张绣那点小心思,他扫一眼就看了个明白,也从来没给他造成过困扰。但是他不说,也乐得看他那副愁肠百结的样子,实在是恶趣味得很。
但是每次张绣小心翼翼地举动,也的确让他有些高兴。
所以,他宝贝的东西,自然他会牢牢的把他护好了。
贾诩撇了一眼睡在他书桌上的张绣,顺手帮他把自己的大氅盖上。

【十】
最终贾诩千算万算,还是没能算准那年北征乌桓的结局。

【平板收了只好暗搓搓的摸了个绣诩】
【天呐什么时候才能更姜钟啊哭泣_(:_」∠)_】
【脑洞如飞奈何没有工具_(:_」∠)_】
【想来想去,文和这辈子,估计就是对绣绣掏心掏肺操碎心啦。】

评论(27)
热度(75)

© 钟渝 | Powered by LOFTER